主页 > G级生活 >FACEBOOK $3,376 亿金钱帝国的真相

FACEBOOK $3,376 亿金钱帝国的真相

FACEBOOK $3,376 亿金钱帝国的真相

自此,谁能否认 Facebook 的财富游戏?这游戏,是由数据、演算法、广告、内容、资讯、新闻、社交、讯息、搜寻、影音、直播、电商、支付⋯⋯,甚至是地理位置等用户个人隐私,层层叠叠建构出来的。

你与我,全都无法自拔。每天在手机上,滑 Facebook 一、两个小时,已经是我们不自觉的潜意识行为了。根据资策会在 2016 年 7 月的调查统计,台湾人是世界第一的低头族,平均每天滑手机 3.28 小时,也是世界第一的 Facebook 活跃市场,用户占总人口 74%,两者都创下世界第一!

加乘下来,Facebook 是台湾人最爱使用的 App,也是占用用户最长时间的 App。传统媒体如报纸、杂誌、广播、电视,再也难以取得读者的眼球与时间了。时间确实就是金。当这个湛蓝的App获取这幺多用户庞大的时间,Facebook 从中创造出财富,更创造了影响力。

33 岁的创办人马克佐克伯(Mark Zuckerberg),是统领 18 亿月活跃用户的小皇帝。早在 2010 年,他就成为时代杂誌的年度风云人物,直到去年他又入围决选名单,虽然最后被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(Donald Trump)比下,但这可以看得出来,Facebook 持续累积的影响力,多年来有多庞大。

因为我们习惯凡事问 Facebook 与 Google。每人无时无刻连网的手机上,Google 是「主动」寻找资讯的最佳渠道,Facebook 则是「被动」接收资讯的第一入口,再也回不去了。

回不去的原因,是因为人是社交的动物,不可能离群索居。亚洲第一手机交友软体 Paktor(拍拖)创办人潘杰贤说得直接,Facebook 就是一个非常好的「社交产品」!产品体验与领先技术是行动网路时代最关键的「底气」,无庸置疑,这是 Facebook 成功的基石。在 Facebook 帝国中,社交串起了一切,更串起了钱与权。甚至是舆论的风向,用户的思维方式,都被 Facebook 的大数据与演算系统掌握了。

Facebook 推出「买卖社团」后,迄今每个月有 4 亿 5 千万人造访买卖社团。为了在电商领域趁胜追击,最新推出的「Marketplace」,提供地点、类别或价格等筛选功能,以及用户主动搜寻与地理定位等方式找到卖家与商品,让天下没有难做的 C2C 生意。Facebook Messenger 结合信用卡与 PayPal 体系,推出金流服务,用户能够互相转帐与付款。虽是模仿微信的产品方向,但从中美两国的经验来看,也是最佳路径。

你的朋友想看的新闻,你想看的机率肯定大得多,这是同温层的资讯推荐演算法,用户还会大叹实在太精準了。真的有很多 Facebook 的「大众」(mass)被假新闻影响吗?点阅数字当然重要,川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更是真实。

AppWorks 之初创投创始合伙人林之晨观察,社群媒体早在欧巴马 2008 年胜选时,就被证明是有效的,当时年轻人把对社会的不满发洩在欧巴马身上,「这次美国大选,中产阶级白人把不满发洩到川普身上,这些不满的人群会透过社群平台、手中选票去抗议、去发声。」

「在选战中,我们还是会努力地下 Facebook 广告,尽量把广告精确地传给年轻族群!」时代力量立委洪慈庸说起她在立委选战中如何逆转胜;前行政院政务委员暨理慈国际科技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蔡玉玲也说,「Facebook 提供大家表达不同意见的平台,让大家看到自己的同温层,也容易找到各种不同的同温层。」

对于 Facebook 金钱帝国的霸权,虽然是台湾人不愿面对的真相,但在全球,已经陆续出现了反思。「我认为演算法必须更加透明,这样做为一个对社会议题有兴趣的公民,才能知道什幺影响了我在网路上的言论及行为,而这些又会如何影响到其他人?」德国总理梅克尔(Angel Merkel)在 2016 年底首度公开抨击 Facebook。

PanX 泛科技新闻网总编辑郑国威,2016 年底再度宣布「停脸」一个月。他发文宣示说,「这段期间我的例行工作,像是替贵公司生产内容,创造流量,提供广告版位,以及点击广告等等,都将暂停。我已经将这些工作交给代理人,也就是还会待在 Facebook 上的 18 亿人,相信他们在接下来一个月会继续努力为您工作。」

直播 App 17 Media 共同创办人黄立成观察,「在中国,政府是过度保护市场,他们不要 Facebook、不要 Google!」相对来说,台湾则是门户大开。当 1 千 7 百万台湾智慧型手机用户,每天最常使用的六个 App,以及萤幕首屏上没有一个 App 是台湾国产的时候,我们自然是被殖民了。因为当台湾人下载规模与使用时长最高的 App,都是各国强权时,不仅钱都被 Facebook 赚走了,信用卡海外授权付款,与不需要收发票的粉丝专页广告主们,更导致中华民国政府连应得的税基都收不到,这远比 Uber 争议来得更严重!

蔡玉玲强调,现在很多公司在网路上下 Facebook 广告,直接用个人信用卡付款,如果要列成费用的话,税务机关就要求补 20% 的扣缴税款,大家乾脆就不报了,「产生很多应缴而没缴的税!」一位数位广告代理商观察,如果说「Don’t be evil」是 Google 的企业价值观,Facebook 显然没有这幺高尚,「Facebook 赚走这幺多,在台湾竟然还申请退税!中华民国政府应该立法,公部门的广告必须只能投放到本土媒体与 App!」

传播大师麦克鲁汉(McLuhan)曾言:媒介即讯息!(The Media is The Message)当台湾社会被 Facebook 演算法控制舆论走向,台湾人的眼球,每天都被操控的时候,甚至可能影响总统选举时,谁能够站出来扭转战局?网路上零星传出的「抵制脸书运动」,也有人拒用 WhatsApp、Instagram、Messenger,当然是象徵性意义,但大家需要意识到的是,当台湾人自己做不出一个好的社群平台时,我们所有人的资料甚至是通讯隐私,都被 Facebook 与其演算法掐住了咽喉。

一位资深科技人比喻,如果微软像 Facebook 一样做用户大数据资料分析,甚至透过手机麦克风存取,利用语音通话纪录来做广告推荐时,微软早就被骂死了,「台湾人对 Facebook 的好感度实在太高了!」

「Facebook 这家公司对台湾的殖民统治,在十年内恐怕不会有太大的改变。」林之晨如此预言。确实,Facebook 没有为台湾创造 GDP(国内生产总值),更没有聘雇相应的就业人数与规模,也没有设立研发与产品中心,对于台湾经济与产业发展的「贡献」,有多少正面助益呢?新年伊始,确实是值得深思的一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