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O迈生活 >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「你脑子有问题,你抹黑祖国,你就是个叛徒!」

「那你呢,你就是统治者的一条哈巴狗,继续摇你的尾巴吧。」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一听这对话,还以为是两个政治人士在斗嘴,而两个主角却是我们很熟悉的NBA球星,一个是已退休的Hedo Turkoglu,一个是效力于尼克的Enes Kanter。

除了都在NBA打球外,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,他们都来自土耳其。那幺作为同胞,两个人的关係为何恶劣到如此?

背后的逻辑很简单。Kanter一直批评土耳其领导人Recep Tayyip Erdogan的独裁统治,他认为土耳其的民主已丧失殆尽,人民生活在集权高压之下无法喘息。为此Kanter付出极大的代价,父亲一度被捕,与家人断绝关係,护照遭吊销,被土耳其政府定为恐怖分子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而Turkoglu退休后成为土耳其篮协主席,还因为与Erdogan的私交极好,成为Erdogan的高阶顾问之一。

介绍了这些背景,也不难理解为什幺Turkoglu和Kanter会如此交恶。Kanter从2011年之后就再也没为土耳其国家队效力,并且从2013年开始与国家队处于一种抗争的状态。Kanter认为自己错失国家队,完全是政治作祟,因为他是Gulen运动(已被土耳其政府认定性为恐怖组织)的一分子。

而Turkoglu则一直积极为国家队效力,作为土耳其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篮球运动员,他在国内的人气极高,这也帮助他获得Erdogan的青睐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Kanter曾在推特上发过一张Turkoglu和Erdogan的合影,并直言这就是他没为土耳其国家队打球的原因。

从此,两人就开始互喷,Kanter成为了Turkoglu眼中的叛国贼,Turkoglu成为了Kanter眼中的走狗。

最近两个人频频唇枪舌战,互相攻击。本来尼克要去伦敦打海外赛,但Kanter在跟球队沟通之后,决定不随队前往,而是待在纽约训练。Kanter主动说,不去伦敦是怕被土耳其政府间谍暗杀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很快Turkoglu就发了一个宣告回应,主要有两点,一是Kanter持续在政治对土耳其抹黑,二是Kanter无法去伦敦是因护照问题(已被吊销)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好斗的Kanter立刻澄清,自己的决定跟护照没半点关係,并出示旅游证件,证明自己可以去伦敦。在Kanter看来,Turkoglu只是一个工具,那份宣告不是他自己写的,「你只是总统(Erdogan)的一条哈巴狗,继续摇尾乞怜吧。他们在那里有很多的间谍,我可以很轻易被干掉。」

儘管很多人认为不会出现问题,但尼克老闆选择支持Kanter,「我想这担心是合理的。如果我是他,我也会担心。我不能怪他,能接受他的想法。」

Kanter与Turkoglu背后的更大问题

其实Kanter和Turkoglu只是个表象,或者说代言人,只不过因两人都有名气,才受到关注。两人背后代表的是势力的斗争,一是以Erdogan为首的当权派(或者说正义与发展党,简称AKP),二是Gulen运动。

AKP和Gulen运动并非天生敌对,甚至还一度是同盟。无论是Gulen运动的领袖,还是AKP,都是伊斯兰体制下的信徒,也是双方能合作的根本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Fethullah Gulen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,他早年认为土耳其年轻人陷入迷途,而把他们拯救出来的最好办法就是教育,于是Gulen积极创办学校,传播自己的思想,吸引大批追随者,成为穆斯林世界重要精神导师之一。

Kanter就曾在这样的学校中接受教育,这也是他积极追随Gulen运动的思想来源。无论是Gulen,还是Erdogan,都崇尚伊斯兰化,但两人的思想也有区别,Erdogan崇尚的是政治上的伊斯兰化,相对较激进,Gulen崇尚的是文化上的伊斯兰化,且比较亲西方,注重现代教育,争取建立一个温和、职业化的国度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儘管充满争议,甚至被有些人称为邪教,Gulen在土耳其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,在中高阶层享有巨大影响力。在他和信徒的帮助下,AKP掌握了土耳其的政权。Gulen的很多追随者进入权力部门,尤其是警察和司法系统,两股势力进入蜜月期,当然互相利用是避免不了的,尤其是Erdogan,就凭藉Gulen的势力弱化军队对政治的影响。

但分歧依然摆在那里,且政治上的争权夺利永远都是无法迴避的,两股势力暗斗就此开始。2013年堪称转折点,Gulen派的人发起对Erdogan政府官员的腐败调查,甚至还波及到Erdogan本人。正在这个时候,Turkoglu的公关团队帮助了Erdogan,起到关键作用,这也让Turkoglu成为Erdogan的死党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后续不想也知道,Erdogan展开大规模的报复,不断清除Gulen派的势力。尤其是2016年未遂的军事政变,Erdogan直接将Gulen定性为幕后谋划者,并要求美国将Gulen引渡回土耳其。当然,也有人说军事政变是Erdogan自导自演,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清除反对势力。不管真相为何,大批的人(包括军队)遭到清洗,其中不仅包括Gulen派,还包括世俗化的精英们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毫无疑问,Erdogan在伊斯兰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早在2013年,土耳其政府就取消了一项头巾禁令,允许女性在政府机关(不包括法院、检察院、警局和军队)包头巾。土耳其国父Mustafa Kemal Atatürk当时建立的世俗化原则,正在逐渐动摇。

土耳其的伊斯兰化和民族主义

土耳其国内局势变化何止如此,最近几年涌起的民族主义,再加上伊斯兰化的推波助澜,成就了Erdogan长期执政(2017年的修宪公投赋予他无限权力)。

不要以为Kanter的担心没道理,也许并不一定有政府间谍会暗杀他,民族主义者对他的仇恨也是不可忽视的。自从与Erdogan为敌之后,Kanter在推特上经常收到来自土耳其的死亡威胁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对于这点,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土耳其知名作家Orhan Pamuk深有体会。因2005年公开承认奥斯曼帝国曾对亚美尼亚人进行大屠杀,Pamuk被指「侮辱土耳其国格」,被骂「卖国贼」,甚至还有人将他告上法庭。

不仅如此,很多极端分子对他进行威胁,Pamuk不得僱用保镖来顾及安全。2008年1月份,土耳其警方抓了13名极右翼黑帮,他们制定了一个刺杀Pamuk的计划。另外,在土耳其民族主义者的集会上,Pamuk的书被公开烧毁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在民族主义和伊斯兰化的推动下,Erdogan的激进不仅反映在国内、也在他的外交政策上,处处彰显土耳其的存在,希望重振昔日帝国的雄风。

Kanter在炮轰Erdogan时一再表示,正义和民主高于一切,要为人权和言论自由斗争到底。不仅如此,Kanter还为身在美国感到自豪,甚至直言不讳的说美国真好,要争取入籍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而Pamuk则不一样,他并没有Kanter或者Gulen那幺激进,他更多表现出的是思想激荡。土耳其地处欧亚交界,既受到亚洲的影响、也受到欧洲的影响,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,也是思想激荡与交锋的地带。

Pamuk不只一次说过,自己是坚定的欧美派,崇尚西方自由和民主,追求的是社会世俗化。事实上,Kemal带领人民推翻奥斯曼帝国并建立土耳其共和国之后,也是借此鉴订了欧洲的「世俗化」思想,建立了长达90多年的世俗化治国原则,将政治与宗教剥离。

Kanter抗祖国与Turkoglu互喷「叛徒」和「走狗」,

谁也不知道土耳其以后会走向何方,但只要Erdogan继续担任领导人,Kanter恐怕很难再回土耳其了,更不敢随便到那里,因为他已成了土耳其全国通缉名单。乖乖待在美国可能是最好的选择,正如他的精神导师Gulen一样,儘管土耳其一再要求引渡,但美国就是不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