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B人生活 >全挪威最深最大的松恩峡湾

全挪威最深最大的松恩峡湾

"地的深处在祂手中,山的高峰也都属祂。海洋属祂,因为是祂创造的,陆地也是祂的手造成的。"
如果说你问我这趟旅程最美丽的天然景观在哪里,我会毫不犹豫的说,在挪威的各个角落。而这趟挪威之旅,我也把它定位为"大山大水眼睛看到脱窗"为準则,离开都市,彻底的和这些天然的峡湾为伍。于是我们在从英国飞往挪威,过一夜之后,第一站便是搭火车来走访挪威缩影Norway In A Nutshell,简称NIN。
挪威交通主要就是透过火车、船只、和公车三种交通方式,花一整天的时间从东边的挪威首拉都奥斯陆到西边的古城卑尔跟,终点和起点都不是重点,主要的看头,便是中间沿途上所能看见的风景,其中又以挪威本身最长和最深的松恩峡湾为最大看头。而沿途中更有着数不轻的瀑布、高山、流水,这是来挪威千万不能错过的ㄧ个主要亮点。
为了顺利搭上早班的火车,我们早上五点多起床,打包行李之后来搭六点多的火车。下图为奥斯陆的车站,此时的我们睡眼惺忪。第一段奥斯陆到Myrdal的路程就要五个钟头,但根据Rick Steves所说,是北欧最美的景观列车之一。

上了火车后顺便在火车上吃了早餐,C开始补眠,我则开始捕捉窗外的风景。我们在来到奥斯陆时遇到非常友善的当地人,告诉我们虽说挪威的天气说变就变。图为我在火车上的随手拍,美到可以放上明信片的湖畔倒影,但这还只是开始而已。

来到全程的最高点,Finse,约4000英呎高,我们造访的时候虽说是五月底,却可以看到河面上仍有着许多的结冰。

顺带一提,在星际大战电影The Empire Strikes Back里面,Finse也成为电影中结冰的星球Hoth的拍摄地点,好用来作为反抗军同盟的秘密基地。

领队让大家下来散散步,休息一下子再继续前行。我和C跑到外面时才发现温度才五度左右,冷到冻屁股。

继续往前行,在翻山越岭,坐了五个小时的车之后,终于来到Myrdal,开始第二段的行程。

此时地势大约2800英呎,下图为刚才搭乘的列车,必须另外再转车到Flam才能够搭船去看峡湾。虽说山上有些浓雾,但还是可以看到背后的雪山面貌,非常壮观。

Myrdal到Flam的火车大约要一个小时,中间停靠Kjosfossen,一个225公尺长的大瀑布,同时也是最多游客造访的瀑布之一。通常在瀑布的上头会有个女人在这里唱歌和跳舞,据说这是代表着传说中的精灵会在此唱歌跳舞,好吸引男士到她那里去。

此时地势开始降低,但窗外的美景一页页的展开。据说这条Flam Railway是世界上最美的铁路线之一。

到达Flam之前所看到的山中小镇,看着潺潺流水,又有美丽的山林座陪,心跳速度也不由得慢了下来。

到达港湾小镇Flam,同时也是松恩峡湾的搭船口。港口的人潮来来去去,让Flam一年光是船只就接待了160艘。Flam本身的意思就是"平坦的土地。"一下火车之后,为了避开人潮,我们两个寄放了行李,跑到树林里拿起打包好的三明治野餐起来。这里不需要高级餐厅的服务,眼前的美景就是最好的氛围。

我们沿着小径慢慢往上攀爬,四周的高山上都有冰雪融化的瀑布痕迹,形成一条条白色的绢丝。

峡湾的形成需要天时地利人和,除了必须要有沿海的山脉、足够的水蒸气、还必须要有冰河所带来的冷空气。而峡湾主要的形成便是来自于冰川融化时,侵蚀河谷之后的结果。

其中停靠的ㄧ个小镇Undredal,这里有着非常清幽的环境,大约只有80人的人口和400头羊,同时也有着全挪威最小的教堂,每星期大约有40会众参加。

接着来到松恩峡湾中最窄小也最知名的纳柔依峡湾Nærøyfjord,同时也被列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。这里也同时成为成为迪士尼电影<冰雪奇缘>中主要场景艾伦戴尔的灵感来源。

在船只上随手拍,近乎都是一幅美到令人窒息的风奖。我讚叹着造物主上帝的睿智与伟大,用祂无可比拟的创造力造出拥有这样磅礡气势的天然景观。我感到自身的渺小,也不得不在此谦卑下来。

近距离所拍摄到的期中一条绢丝瀑布,像一条美丽的缎带一样流到水里。两个小时的峡湾之旅非常壮观,我挑的照片大概只有百分之一而已,但却令我和C两人都啧啧称奇,并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到达Gudvangen之后,接着搭乘接驳公车到Voss。沿着蜿蜒的岁到爬上山到Naeroydal,一路开车下来。

攀爬下来时所见到的风景也令我倒抽一口气,这崎岖的角度为18 度,同时也是挪威最陡峭的路线之一。却也是因为这样,才能将眼前的美景都尽收眼底。就如同人生的道路一般,虽说有时候陡峭难走,不易前行,至终总能够遇到平坦之路。

到达Voss之后,大部分的旅客都已经精疲力竭。我们搭上了前往最终站卑尔根 Bergen的火车,天空在此时也开始飘下雨滴。窗外迷濛一片,窗内大家也睡成一片。我和C一边享受自己打包好的三明治晚餐,由于一整天都吃打包的冰冷三明治,我们两个一边聊着现在最想吃的食物是甚幺?他说他想念加州的酪梨,我说我想喝日式的味增汤。

我们搭乘早上6:25am的列车从奥斯陆出发,并且于晚间9:01pm到达卑尔根。外面天色还是亮着的,但雨滴却从来没停过。等到我们风尘僕僕到达旅馆时,已经晚上十点。但这趟旅程,花了我们近乎17小时。不过一整天看尽了挪威缩影,以及数不尽的绝世美景,充实的让我觉得,累一天也很值得的。